安徽芜湖:刀鱼价格暴跌 靠此为生的渔民生活维艰


刀鱼价格暴跌,渔民们不想再冒险偷捕刀鱼了。

  “那时候,无论日夜,无论禁与不禁,都有人在江中捕捞,虽然江中刀鱼已很少了,但捕到两条大的,就能保全家一个月生活了。”4月16日,芜湖大老张码头,老渔民蔡金海向记者回忆道。

  前几年,刀鱼从每斤百余元暴涨到数千元乃至近万元,驱使着江边渔民疯狂捕捞刀鱼。而随着今年刀鱼价格陡然暴跌,对于蔡金海他们来说,这意味着什么呢?

  打鱼已很难维持生计
&nbsp
  记者来到芜湖市长江边上的大老张码头时,60岁的老渔民蔡金海正用新搅拌的水泥浆糊破损的船头。

  “我家世世代代都是渔民,再困难的年代都不愁吃穿。”作为渔民的蔡金海,他的名字也寄托着祖辈们对他生活的期许,金海、金海,就是在水中打捞财富。然而,如今这个金海却愈发感到生活的艰辛了。“现在,大家生活条件都好了,但我们长江上的渔民却越来越穷,也越来越没有鱼可以打了。”

  “前几年虽然苦,但三四月份还是能够靠刀鱼赚点钱的,今年一家人到现在打鱼才卖了5000多元。还不如以前一斤江刀的钱。”蔡金海的老婆刘小花告诉记者,他们家已经办了刀鱼捕捞证,“本来指望今年能够勤快点,打点江刀,那怕一个星期几条,就能够保证一家老小吃饭了,但今年江刀跌到了百把块钱,本来就难打,我们已经不指望江刀了。”

  渔民曹顺江家并没有办刀鱼捕捞证,“现在太难打到了,去年一个月也就打了几条,现在打江刀基本上都是靠碰运气,所以有证没证也都差不多。”

  “不希望孩子以后也和我一样打鱼呀,现在时代不一样了,不想孩子干这苦活累活,越干还越穷。”蔡金海告诉记者,他的孙子正在附近上幼儿园,他们希望能够定居下来,不再打鱼了。


曹顺江8岁的女儿今年能吃到刀鱼了

  八岁女儿从未吃过江刀

  刀鱼价格暴跌,对于这些打鱼人家来说,是一个不小的打击。不过,曹顺江郁闷的同时也觉得有点欣慰,因为今年他将圆一个梦。曹顺江说,女儿今年8岁了,但却从来没有吃过刀鱼。“我们年轻时,江刀价格还不贵,自己也舍得吃,但这些年江刀又少,价格又贵,吃不起呀。”

  “以前孩子也会问,‘爸爸,到底刀鱼什么味道呀’,每次听孩子这么问,都觉得对不住她。”曹顺江告诉记者,今年江刀价格这么便宜,若打到就留一条给孩子吃,“让她妈用江水清蒸。”

  对于江边大多数打鱼人家来说,曾经的江刀是个宝贝,即便在禁捕期,大家也会日夜偷捕,而这样的宝贝,是任何一个打鱼人家吃不起的。

  “有时候我们告诉孩子,这江刀味道和鲢鱼其实差不多,那些买鱼的人就是图新鲜。”曹顺江说,孩子们吃不上江刀,大人们更不会吃。“吃也吃不下口呀,一筷子下去,就是几百块钱。”

  “禁捕”不如市场调节

  一些渔民告诉记者,虽然平时禁捕江刀,但效果并不明显,“我们生活在江边,想捕鱼很容易的,像去年江刀的价格,就是禁捕期,大家也会偷着捕的。”

  渔民们介绍,“今年非法捕捞的很少了,价格那么低,而江刀又少,可能忙一个星期也一无所获。谁愿意冒着风险去捕呀!”

  “今年刀鱼开捕时间已经定下来了,是4月27日到5月26日这一个月。”记者从芜湖市渔政管理部门了解到,现在,芜湖市场上的刀鱼一部分是从外地调运的,还有一部分是本地渔民捕捞的,“刀鱼是洄游性鱼类,从海里沿长江逆游而上,从2月底开始先要经过上海、江苏等省市,大概要在4月底,才能较大规模地进入芜湖。虽然禁捕刀鱼,但有一些渔民捕其它鱼时也难免会捕到刀鱼。刀鱼价格的回归,实际上对刀鱼也是一种保护,像往年那样的捕法,再过几年,估计江刀就成标本了。”

  曹顺江这几天已经去水产市场好几次了,他暗下决定,今年一定要让女儿吃上刀鱼,“就是买,也要弄一条给她吃。”(唐勉记者周晔/文卞世鹏/图)